逢年關又見討薪難 陶瓷業外包工人維權尷尬

113人已瀏覽 時間 : 2015-12-04 22:14:37

導語: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19日發佈消息稱,人社部會同公安部等10部門組成5個聯合督查組,於1月下旬至2月上旬分赴福建等6省市開展聯合督查農民工工資支付等情況,行政司法聯動嚴厲懲處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的情況。

每逢年關,中央各部委都會打出組合拳,為勞動者討薪撐腰助陣,但欠薪的事情仍然在各地接連上演,尤其是外包工程項目方面表現突出。這些外包項目,打工者很少會簽訂勞動合同,就算是簽訂瞭勞動合同也很不規范。一旦遇到工人受傷、承包商跑路的情況,工資賠付、工傷賠償就變成瞭難題,甚至還演變成瞭企業與承包商間利益博弈的工具。

工人討薪難

要不來的“高工資”

離開河北省贊皇縣浩銳陶瓷公司(以下簡稱“浩銳”)已經60天瞭,老張的1萬多元工錢還是沒領到,而且他還不清楚應該向誰去要。

老張是一名資深拋光師傅,從事陶瓷行業已經有十多個年頭,走南闖北去過很多省份,對於這種拖欠工資早已見怪不怪。“一入陶業深似海,現在想改行,難啊!”16日上午,電話那頭,老張沉沉的嘆瞭一口氣。

2014年2月,老張收拾好行李,離開四川老傢,跟著山東淄博嘉銳金剛石制品公司(以下簡稱“嘉銳”)來到河北省贊皇縣浩銳公司,專門負責給瓷磚拋光。“除瞭佛山以外的陶瓷廠,他們的拋光線很多都是承包出去的,佛山不缺這種陶瓷方面人才,所以都是廠子自己做,但外省的拋光線、打包都是承包出去的。”老張投奔的山東淄博嘉銳公司就是這樣的企業,在全國很多地方承包拋光線,這次承包瞭浩銳公司的兩條拋光線。

這種合作模式,老張在很多省份都見過。“說實話公司做承包,我們工人們的工資就會高一點,一月能拿七八千塊錢。”老張奔著高工資而來,沒有想到這次的合作卻一波三折。

“機器都是頂級配置,我一看就知道準能燒出好磚。”剛進駐浩銳陶瓷公司,嶄新的制磚設備讓老張信心滿滿,但後來的情況打瞭拋光師傅們一個措手不及。由於窯爐問題,磚燒出來像瓦片,很多是變形磚,老張等拋光師傅怎麼拋都拋不平。

老張說,從2月份開工到11月停工,陶瓷廠的生產線一直沒有正常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機器是廣東的機器,窯爐也是廣東的窯爐,就是搞不好,不知道是溫度還是配方的問題。”老張說在廣東一般陶瓷企業的優等率能夠達到92個點,但在河北這邊,好的企業也隻有50多個點,不好的企業甚至隻有20個點。變形磚的頻繁出現讓老張百思不得其解。

“他的磚都是變形磚,磚沒有燒好怎麼可能拋好呢?公司不想辦法改進窯爐,它就罰承包商的款,3塊錢一片你給我賠償,浩銳是不虧錢瞭,但時間長瞭哪個承包商會受得瞭。”開工一個月後,嘉銳公司便放棄瞭2號拋光線,隻做1號拋光線。“2號線後來前後換瞭三個老板,都是小老板,做不下去都跑瞭。”老張還記得有一個從廣東陶企出來創業的老板,在那裡虧瞭一兩百萬後無奈撤走。而每跑一位承包商,總會留下一批工人的工資無人發放,工人討薪的聲音不斷,最終這樣的厄運也降臨到瞭老張自己頭上。

外包工變成“受氣包”

“我們給嘉銳公司打工的,應該向嘉銳要工資,但嘉銳承包瞭浩銳的活,浩銳也有責任。”由於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老張對自己的勞動隸屬關系產生瞭困惑,問誰要錢至今仍是一團亂麻。但在浩銳公司打工的日子,讓老張明顯感覺自己是個“外人”。

老張的這種感觸在2014年4月份變得愈加真切。當時他正在拋光車間上夜班,突然廠方人員進來說馬上停工,7點前卷鋪蓋搬離宿舍,趕員工走。“不知道廠方和承包商有什麼矛盾,但我們是員工,給工廠幹活的,哪怕你們之間有再大的矛盾,也不能半夜趕工人出去啊。”老張說河北的四月晚上還很冷,工人在車間穿的是短袖,出去凍得打哆嗦。

“河北四月份的天氣,白天三十多度,晚上七八度,溫差很大,工人們在大門口露天席地,兩天一夜,那是什麼感覺,連口水都沒有。”當地的工人出廠後便各自回傢,而外地的工人則隻能拿著行李坐在大門口外,等瞭兩天一夜,直到嘉銳公司負責人從山東淄博趕來,他們才被安置住進賓館。“我做這行十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情況。”老張憤憤不平。

而當企業與承包商矛盾不可調和時,這些外包工人便成瞭雙方利益博弈的工具。老張介紹,當初嘉銳公司進廠,向浩銳公司交瞭400萬押金,但當嘉銳打算離場時,押金卻遲遲沒有拿到。雙方合作出現問題,導致的直接結果是工人三個月的工資沒有按時發放。

“前半年嘉銳公司發放工資很及時,盡管它的承包費拿不到,但還是發得很及時。這次我懷疑嘉銳想用工人逼一下浩銳,能逼出多少算多少。”老張和另外二十多名工友都這樣猜測,他介紹說浩銳工廠新建,機器剛進來就被嘉銳承包過來,嘉銳在這裡投資瞭很多人力物力。“前期的投入,架水管、改設備什麼的,當時連一片磚都沒有出,嘉銳光發工資就發瞭39萬。”但當雙方鬧翻臉時,工人卻被夾在中間成瞭“受氣包”。

因為找不到嘉銳公司駐當地的負責人,浩銳公司又明確表示非本廠員工不能給工資,老張和工友們便集體去贊皇縣政府和勞動部門上訪,在他們思維裡凡事找政府總是沒錯的。他們從11月8號一直找到22號,整整持續瞭15天。

維權過程中,贊皇縣當地勞動部門曾要求工人出具勞動合同,但老張拿不出來。“當時幹活時工廠沒要求簽,我們這些都是熟人相互介紹來打工的,都沒有勞動合同。”老張說打工者都是熟人間相互介紹,依靠的是彼此的常年信任,在他們看來如果老板不講信用,簽與不簽合同,結果都是一樣。

發放工資向來及時的嘉銳公司,為何這次拖欠瞭兩個半月工資,老張的猜測最終得到瞭印證。記者幾經輾轉聯系到山東淄博嘉銳金剛石制品有限公司一負責人,對於欠薪一事,他並不避諱。“工人要工資這個事沒問題,我們肯定解決,今天財務給我打電話,說員工馬上要放假瞭,趕緊把工資給人傢,這個絕對沒問題,當時走的時候,我們把這部分工人的卡號都留下來。”但該負責人表示隻會解決外地的工人工資,而贊皇本地的十多位工人不會解決。

“贊皇縣本地的還在那裡幹,跟著新的承包商,這部分人的錢我是不會付的。當時廠傢承諾的留下來給浩銳幹,嘉銳欠他們的工資,浩銳來發,所以這部分人的工資我們是不會支付的。”該負責人說並不是為瞭這點錢,而是在一些事情上實在是氣不過。

該負責人說,公司一貫原則是公司撤瞭就馬上給工人清賬,至於當時為什麼不給這批工人發工資,公司是想從廠方多要點錢,畢竟還有400萬押金沒有退還。“浩銳還差我三四百萬,還有承包費,光罰款就罰瞭一百多萬,實在沒辦法跟他們玩,我們再留下來,還不知道要賠多少錢。”

記者多次試圖聯系河北省贊皇縣浩銳陶瓷公司,但一直沒有聯系上。

21號上午,老張打來電話,說拖欠的工資終於發瞭,但留在贊皇的十多名工友仍在上訪,工資還是個未知數。“應該少不瞭吧,廠子在那裡,有政府。”老張說。

上一篇:2014年終總結:檢索熱點關鍵詞 整裝待發2015
下一篇:木材市場進入微妙時局 老撾紅酸枝後市仍被看好

相關推薦 : 

最強大腦王昱珩的傢 如世外仙境整個一個大自然

地面裝修驗收四大方法把關中 裝修業主不可將就

冠軍林祐宇出席【中外設計師高峰論壇】並致辭

華誼傢具簡約新中式“悅東方”系列綻放深圳國際傢具展

陳坤和他的東申空間設計 兩個公裝項目見證實力

免費獲得3份不同
戶型設計及預算方案

*申請裝修立省30%

經典日記

共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