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絲楠傢具價格多少合適? 市場魚龍混雜需謹慎

80人已瀏覽 時間 : 2015-12-04 22:14:39

導語:資金鏈斷裂、以次充好現象的存在等各種因素,造成2014年以來包括長期以來受到藏傢青睞的紫檀、黃花梨、紅酸枝等紅木傢具市場的低迷,那麼金絲楠等近年新崛起的木材傢具情況又如何呢?

近日,在文化部藝術發展中心中國民間藝術品收藏評估委員會召開的“藝術為金融創新服務”研討會上,該委員會委員、中國傳統傢具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伍炳亮介紹瞭目前金絲楠傢具市場中存在的亂象,認為從2011年開始的金絲楠木器市場炒作之風仍未止息,裝修網提醒消費者謹慎甄別。

金絲楠木是“木中王者”?

2015年1月以來,一些地方報刊重新刊登金絲楠木是“木中王者”的文章,主要觀點有:金絲楠木體現的是皇傢審美、是“中國高雅文化的極致代表”;金絲楠老料“價比黃金”;出現在拍賣市場上“往往是百萬元起步,被視為寶物”—還有的媒體甚至舉例說,在嘉德“前兩年的拍賣上,一款金絲楠木獨板畫案以近億元成交”。那麼情況究竟如何呢?

先來看看這個“億元金絲楠”的傳說。在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2010年~2015年的全部場次拍賣記錄中,拍品含“金絲楠”三字的共13件,其中6件未成交。這13件拍品中沒有一件是畫案,最高價成交的是“清乾隆 金絲楠大落地罩”,在2012年“嘉德四季第31期拍賣會-承古容今—明清古典傢具”上以57.5萬元成交。

如果把查詢條件放寬到“楠木”,這個數字就擴大瞭十倍—2010年以來,嘉德上拍的楠木器物共131件(含未成交),其中最貴的是2013年嘉德秋拍“美成在久—楠書房金絲楠木作品”專場中的一件“明式當代楠木有束腰三彎腿攢鬥雙月洞門架子床”,以506萬的高價拍出。

同樣是在這一場拍賣中,同樣是這個品牌的傢具“明式當代楠木夾頭榫香爐腿大畫案”以276萬成交—這當然是個很不錯的價格,但好像既與“億元”距離甚遠,又和“獨板”扯不上關系。如果硬是要追尋“獨板”概念的話,能夠找到的拍賣記錄均為紅木(如黃花梨、紫檀)而不是楠木,例如2012年春拍“勝日芳華—明清古典傢具集珍”中那件“明末清初 黃花梨獨板大翹頭案”,曾以3220萬成交。

“在金絲楠市場上,太多商人在編故事”

伍炳亮提到木器就有說不完的話,“在金絲楠市場上,太多商人在編故事。”從1979年就開始收藏與投資老傢具的伍炳亮,三十多年來聽過太多“故事”與“概念”,他感覺近些年來這種資本的炒作特別厲害,也有更多的藏傢受騙。

“從2010年開始,關於金絲楠的炒作就很厲害,有人說過去它是皇傢才能用的,老百姓用瞭要殺頭,其實並沒有這回事。”伍炳亮介紹說,中國傳統古典傢具對用材的密度、硬度都有很高的要求,選擇木料一直都是以硬木為主,而金絲楠木屬於軟木,過去很少被用作高檔古典傢具的材料。“楠木防潮、耐腐蝕、不易變形,最重要的是成材快,所以過去建築宮室、廟宇、祠堂還有規模比較大的民居,很多會選擇楠木,而且因為它防腐,所以還是棺槨的首選用材”。

至於用來做皇宮裡的傢具,確實有,但並非是因為色澤和紋理有“皇傢氣象”,正相反,從遺留下來的傢具實物看,大多數都是作為漆器的內胎。伍炳亮說,這是因為“它取材容易,而且它的木性比紅木軟,加工和雕刻都更加容易。它是軟木,纖維孔隙比較大,比較能吃漆,讓大漆上得更好更透,然後工匠在上面描金、鎏金,增加美感,你說它名貴嗎?真的那麼名貴的話當時就舍不得用來做木胎瞭,就把它原本的木質、木紋給露出來瞭。”

而存世的清代金絲楠木傢具數量少,拍場上價格比較高的反而是當代品牌出品的金絲楠仿古傢具,也並不說明它在當年“隻有皇傢能用,普通人傢沒資格使用”,隻是因為它木性軟,比較容易損壞,“沒法像黃花梨、紫檀等傢具能在歷史上傳承”。

木材行情決定瞭傢具成本,目前金絲楠傢具價格虛高

 “我有個朋友在北京買瞭一對金絲楠圈椅,50萬元。他說人傢跟他講,金絲楠原材料非常稀罕,如今原產地已經一木難求,買下來不但彰顯品位,而且一定是有收藏價值和投資回報。我說哎呀你怎麼不告訴我呢?我就很瞭解啊,一張圈椅成本價就7000元出頭而已。因為木材本身真實的行情就決定瞭傢具的成本瞭。”伍炳亮告訴我們,金絲楠原料並不稀缺,生長地域廣泛。

與黃花梨、紫檀等名貴硬木高達數百年的生長期不同,楠木在自然野生林隻需60多年便能成材,人工種植林隻需30多年即可成材。國內南方大型林場中多有種植,舊料在民間存量也很多。2008年期間,在四川收購金絲楠統貨單價為每噸6000元左右,回到北京每噸可售到12000元,若選些大料的話,能售到每噸25000元。

2011年12月份,伍炳亮自己也購入瞭幾噸金絲楠拆房老料用以研究與創作,單價是上等料為每噸7~8萬,中等料每噸3~5萬,一般短料1~2萬元,“現在這個價格的確是有升高,但是你到四川去看看,貨源並不缺啊!新的木料一兩萬一噸,拆房子出的陰沉木老料有10~20萬。”

據中國木材網2014年10月至2015年1月所示最新數據顯示,楨楠百齡以上的老料大約每噸7~12萬元,而新料的漲幅較小,普遍在每立方米2萬元左右(新料較重,所以通常以立方米計算)。這也證實瞭伍炳亮的話—金絲楠木料並沒那麼“天價難求”。

知道瞭木料的真實價格,就可以推算出一件傢具的大概成本瞭,伍炳亮舉例說,一噸中料或者大料可以做出12~14件圈椅和四出椅;或者4件兩米長90公分寬的畫案;或者3件左右的彎腳素身三屏風羅漢床……“真實的行情就在這裡瞭,你買一件傢具之前大概算算看,要是定價遠遠超過成本和正常應有的利潤,比如炒作說一張畫案幾千萬甚至上億元,那麼你就要考慮對方品牌、設計與制作、藝術含金量,衡量是否值得我們投資與收藏”。

金絲楠傢具仍屬工藝范疇,還應理性消費

另一種觀點認為,金絲楠與普通的楨楠不同,其金絲光澤是價值的評判標準,所以每根木料、每件傢具都應該分別定價,如同大師的畫作,絕不能用墨彩幾何、宣紙幾文來定價,而應該考慮其藝術價值,這才是金絲楠傢具收藏與投資的正途。

對此,伍炳亮認為,“傢具是不是跟畫傢的創作一樣產生那麼多的文化的、藝術的附加值呢?它始終是工藝的東西,所以希望大傢還是要理性消費。”

事實上,市場中關於古典傢具的交易,分為好幾種,一種是追求古董,要求斷代明確、傳承有序,玩的是傢具中的文化價值;一種是追求材質,隻要是紫檀、黃花梨不虛,那麼形制倒是不太在意;一種是喜歡仿古風格,雖然買的是當代傢具品牌,卻希望細節到位,最好能復制明代經典器形;一種是環保概念,對他們來說隻要是“木器”就已經足夠,設計感最好是符合現代審美心理—這一類追捧的其實應該稱為“實木傢具”才對。

不同的消費理念,也構成瞭消費者對金絲楠傢具的不同要求。作為明清傢具研究設計專傢,這些年來伍炳亮經常為市民與網友鑒定他們所收藏的木器,也有許多人輾轉聯系到他,請他到傢中“鑒寶”—“一類是想讓我看看這個木料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海黃還是越黃?或者是別的料冒的?另一類是想讓我看看手裡的東西到不到代,是老的還是高仿的”。

鑒別的關鍵就是“型、藝、材、韻”四準則。伍炳亮解釋說,一件有收藏價值的古典木傢具,“器形首先要對,要精準,那漢代的玉凳子不就鬧笑話瞭嗎?工藝要精湛,要符合時代,一堆釘子打的膠粘的你覺得會有升值空間嗎?再下來材料要真實,不僅紅木市場上冒充的太多,就連新近熱瞭沒幾年、原材料也不貴的金絲楠,現在也有人用柚木冒充瞭,這就需要消費者仔細辨別;最後傢具要有韻味,明清傢具以比例優美、尺度合體、榫卯嚴謹、工藝精湛、藝術精深吸引著歷代高人雅士,所以復制明清傢具不僅要仿其形,還要能仿那種無形的神韻,這樣的仿制品,才有收藏的價值和升值的空間。”

上一篇:2014年建材行業亂象起底 消費者須擦亮眼睛!
下一篇:林氏木業雅蘭床墊涉嫌“雙11網購”價格欺詐

相關推薦 : 

最強大腦王昱珩的傢 如世外仙境整個一個大自然

陳坤和他的東申空間設計 兩個公裝項目見證實力

華誼傢具簡約新中式“悅東方”系列綻放深圳國際傢具展

地面裝修驗收四大方法把關中 裝修業主不可將就

屌絲上班族望塵莫及 看人傢辦公地 國外會計事務所

免費獲得3份不同
戶型設計及預算方案

*申請裝修立省30%

經典日記

共0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