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雞裝修隊施工出意外 業主需承擔責任與賠償

46人已瀏覽 時間 : 2015-12-04 22:17:28

導語:前天,深圳市中級法院二審開庭審理瞭這樣一起案件,一名裝修工在施工過程中被飛濺的瓷片刺傷右眼,一審法院核定的損害賠償達到13萬餘元,由於業主所請的不是正規裝修公司,而是以個人身份承攬工程的包工頭,一審裁定業主要為這起賠償承擔連帶責任。前天的二審最終達成調解,按調解方案,業主賠償瞭6萬元。法律界人士認為,業主在進行裝修時應多個心眼,是選擇正規裝修公司還是選擇“野雞裝修隊”,一定要搞清楚其中的法律責任。

●原來業主找的是“野雞裝修隊”,必須承擔連帶責任

●如果遇到裝修隊包工頭一走瞭之,業主還要“全權”埋單

將自己傢的裝修工程發包給沒有裝修施工資質的包工頭或“野雞裝修隊”,這對於許多深圳傢庭而言是一個較通行的做法;但裝修過程中一旦出現傷害意外,業主卻可能成為埋單人。



庭審實錄

一審:裝修沒資質業主要擔責

前天開庭的這起案件並不復雜。去年7月,莊女士將其位於福田區下沙村的房屋裝修工程發包給郭某施工,也沒簽訂書面的承包合同。去年7月22日上午,裝修工臺某在該房六樓衛生間拆除舊瓷磚時,被一塊飛濺的瓷片刺傷右眼。臺某受傷後即被送往福田區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經診斷為右眼球穿通傷。

手術後,臺某於去年8月5日出院,共住院15天,住院期間的醫療費已由包工頭郭某支付。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法醫臨床司法鑒定所評定臺某為5級傷殘。9月11日,廣東省假肢康復中心醫療部出具鑒定證明書,證明臺某可安裝假眼,假眼價格為6000元。

事發後,臺某向郭某、莊女士追索賠償,但三方沒談妥。不久,臺某一紙訴狀遞到法院,狀告業主莊女士和包工頭郭某,要求賠償傷殘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費用共計13萬餘元。

審理中,業主莊女士是否需要承擔責任成為焦點。莊女士認為自己不是雇主,與臺某不存在直接的法律關系,因此不應承擔民事責任。據莊女士稱,她將房屋的室內裝修工程發包給瞭郭某兄弟,此後郭某又將其中的“打墻”工程分包給瞭雷某,雷某又雇請瞭臺某等人進行施工。莊女士認為,自己發包工程與臺某的受傷後果在客觀上沒有因果關系,而且對臺某的損害後果也沒有主觀上過錯,因此不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今年3月,一審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確認臺某損失為13萬餘元,由郭某作出賠償,而作為發包工程的業主,莊女士也要對郭某的賠償債務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對於莊女士的責任認定,一審法院是這樣界定的: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業主莊某作為發包人,因其將裝修工程發包給沒有資質的郭某施工,故應對臺某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審:經調解業主賠瞭6萬元

包工頭請的裝修工出事瞭,跟業主有啥關系?業主莊女士不服,在今年5月提出瞭上訴。8月24日開庭時,業主莊女士、包工頭郭某以及因傷致殘的臺某都到庭。

莊女士上訴認為,自己確實並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郭某沒有裝修資質,而且臺某在這一點上也沒有提供證據,莊女士認為自己在主觀上並無過錯責任。莊女士稱,依據一審判決所適用的《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對於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所承擔的是過錯責任,如果發包人並不知道接受發包的雇主沒有裝修的資質,則不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庭審中,莊女士和郭某都認為自己很“冤”。法官明確稱兩人都不“冤”,莊女士發包工程卻不審核承包人的資質,郭某沒有資質卻承攬工程,一旦出事無疑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經過法庭耐心做工作,前天當事三方達成調解:莊女士和郭某一共賠償臺某10萬元,其中莊女士承擔6萬元,郭某承擔4萬元。

律師說法

無資質裝修面臨高風險

廣東中圳律師事務所的梁赤律師接受采訪時稱,聘請“野雞裝修隊”施工,一旦出現意外,業主無疑是要承擔相應責任的,這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中有明確規定。

對於無資質裝修所帶來的風險,有律師進行瞭概括。一、如果是業主直接雇傭“馬路裝修工”,雙方直接單獨結算,那麼裝修工在施工中出現意外,業主是要承擔賠償責任的,當然裝修工本身有過錯的話,業主責任可減輕;二、如果業主請沒有資質的“野雞裝修隊”,那麼其聘請沒有資質的裝修公司作業存在過錯,業主應當對出現的傷害事故承擔連帶責任;三、如果業主請的是有資質的裝修公司、裝修隊,一旦出現事故,業主不承擔賠償責任,其自身有損失還可以向裝修公司要求賠償。

記者調查

“野雞裝修隊”意外事故多 業主賠償多

記者昨天采訪瞭一傢“野雞裝修隊”的包工頭林先生,林先生在深圳從事裝修10多年。據他介紹,搞裝修經常會出現各類事故,較常見的是摔傷、砸傷、刀鋸切傷、釘子刺傷、觸電等等,小事故好辦,一旦出現大事故,就需要各方協商,多數事故能協商解決,但也有不少協商不瞭就上法庭。“野雞裝修隊”在承攬工程時,肯定會承諾出瞭事不用業主負責,但真正有事,法律是不會認這種口頭承諾的,而且如果賠償金額高昂,裝修隊或包工頭一走瞭之,所有賠償責任就可能落到承擔連帶責任的業主頭上瞭。

據法律界人士介紹,目前這類官司中,一般是包工頭承擔賠償責任,業主承擔連帶責任,但在現實中,包工頭大都沒有固定住所、工作單位,而業主大都有較為固定的住所、財產,向業主追索賠償明顯要更容易。因此,在許多案例中,經常是業主賠“大頭”、包工頭賠“小頭”;在一些極端個例中,因為事故嚴重甚至造成裝修工死亡,賠償金額巨大,包工頭賠不瞭一走瞭之,實際賠償責任最後就由業主擔下瞭。前天開庭審理時,法官就提到深圳中院曾審理過一個類似案件的賠償金額達到瞭50餘萬元。

眾多業主不清楚其中風險

“就算是高檔豪宅的裝修,其中一半以上也是由沒有資質的‘野雞裝修隊’承包的。”昨天,海大裝飾的周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在傢裝這一塊,一般的中等偏高檔裝修,有七成以上的工程由“野雞裝修隊”承包,而一些經濟型的裝修,這個數字則在八成以上。據周先生介紹,在商場、寫字樓等裝修方面,“野雞裝修隊”所占份額更高,因為這類裝修一般僅要求能夠使用幾年就夠瞭,業主對質量要求不會太高。

周先生稱,“野雞裝修隊”市場的存在也可以理解,畢竟業主在價錢方面可以省下不少,有資質的正規公司裝修質量好,費用無疑更高。但很多業主可能並不清楚,雖然找“野雞裝修隊”更省錢,但一旦出現意外,業主極可能就要承擔巨大責任;如果是死亡事故,那賠償的金額將非常高。而正規公司,本身和業主有合同約定,隻要是合同范圍內且不是由業主責任導致的事故,那是不需要業主負責的,而且正規裝修公司一般都會購買工傷意外險、雇主責任險來規避風險。

記者昨天也采訪瞭6名已進行過傢庭裝修的市民,其中隻有一人找的是正規公司,其餘5人找的都是包工頭。令記者吃驚的是,這5人都不清楚自己面臨的法律風險:“裝修工出事跟我們業主有什麼關系,又不是我找來的,我把工程包給瞭包工頭,有事那也是找包工頭啊。”在聽過記者介紹相關法律規定後,這5人都說以前還真是不知道,看到身邊朋友都在找“野雞裝修隊”,所以也沒把這太當回事。

而據一些法律界人士介紹,在許多案例中,大量業主也是在被告上法庭後,才反應過來自己居然也要承擔責任。

相關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規定:“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遭受人身損害,雇主應當承擔賠償責任。……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安全生產事故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上一篇:傢裝公司提供冒牌多樂士漆 裝修行業假貨盛行
下一篇:關註:細數傢裝行業霸王條款 先交定金再出圖

相關推薦 : 

最強大腦王昱珩的傢 如世外仙境整個一個大自然

地面裝修驗收四大方法把關中 裝修業主不可將就

冠軍林祐宇出席【中外設計師高峰論壇】並致辭

華誼傢具簡約新中式“悅東方”系列綻放深圳國際傢具展

陳坤和他的東申空間設計 兩個公裝項目見證實力

免費獲得3份不同
戶型設計及預算方案

*申請裝修立省30%

經典日記

共0條評論